写日常的小号:掌机萝北🥕

以张楚为中心
多种西皮并存的和谐搞事环境
在BG的四合院墙头上反复横跳

一些瞎想。


楚云秀最开始应该是对张新杰不抱太大期待的。

意思是讲,她确认张新杰爱着她,也确认张新杰是一个值得她爱的人,但是对这个人的认识仍然是冷静、理性、低失误高效率选手这样。

然后他们在一起。

楚云秀也会让步的,藏起自己的一些小脾气、一些小毛病,争做积极上进五好青年。

但是藏不住。时间久了,开始早上起不来床、懒得做饭只想叫外卖、晚上不想去跑步只想瘫着看剧、深夜搞个小号偷偷摸摸搞一把野图。

于是心虚地从被窝里探出头,扯扯来当闹钟的张新杰的衣角:我们中午叫披萨来吃好不好呀?

张新杰看一眼指到十一点二十九的钟,叹了口气。

好,但是晚上要去跑步。

没问题没问题!

晚上再继...

共犯者 番外二

  • 番外一走这里。

  • 番外二主要是一个第三人视角,这部分试读里更是基本没有老张orz

  • 看一看“别人”眼里的他们吧。


﹢∞. 我爱你 我敢去 未知的任何命运

在第十赛季后进入联盟的选手当中流传着这样一句话:如果爱情有奇迹,张楚这对排第一。

相比较外界只知道“烟雨队长和霸图副队有一腿”,联盟内部流传的关于这两个人的传奇故事能写出一本书来。

“张副和楚队?我不是太清楚,但是就是‘卧槽怎么是他们俩’‘仔细想想是他们俩好像也没什么不对’吧。”

“新杰和云秀?呵呵,那可是典型的相爱相杀呢。”

“奶爸和秀秀?硬要说的话应该是长情傲娇巨星和深情...

是你们熟悉的边缘开车!

刷开房卡的时候还是揽着腰的手,这时候已经把楚云秀摁在墙上了。
楚云秀不甘示弱,双手从张新杰腿侧向上,沿着西裤严谨的侧缝线抚至他胯间。

今天是大排场的荣耀周年庆晚宴,张新杰一身定制西装配的是楚云秀送给他的皮带,奢侈品级别,整个人看上去正经八百翩翩君子。
也就这种时候才能发现他其实一点也不君子。楚云秀嗤地一笑,换来张新杰在她耳畔吐息灼热的声音:“我有什么好笑的吗?”
楚云秀对上他镜片后的眼神,背脊因他的抚摸微颤:“没,不是笑你。”
“是吗。”张新杰突然勾起她下巴,用非常霸道总裁、又好像带着点嘲讽的语气说道:“这种时候,你想着的竟然不是我?”

楚云秀一愣,未及反应已经被人顶开唇齿吻了进来。...

嘟嘟嘟!

有意向入手《共犯者》的请扣1。

除已公开正文外还有两篇未公开番外。


需要《非风动》二刷的请扣2。

《非风动》所有文章已经公开在lof。


一个穿越梗。

“皇上,您今夜——”

“朕政务繁忙,今夜也不必侍寝了。”


张新杰一觉醒来当上这个大X皇帝已经第十三天了,管事太监也第十三次自讨没趣地端着嫔妃牌子走了。

虽然穿越这件事本身就很不遵守基本法,但是为了自己的人身安全着想,张新杰觉得还是不要越雷池半步。

毕竟还不知道楚云秀是不是也穿到这儿来了。


风和日丽,天朗气清,对张新杰来说是最适合运动的日子——但很不幸,对皇上来说,这只是又一个批奏折的日子。

“皇上,翠幰宫传话,宁太妃刚刚醒了——”

“嗯,朕知道了。”

张新杰不以为然,让人很是尴尬。

“皇上,宁太妃虽然年轻未有皇嗣,但毕竟是先帝爷所爱重,亲自赐封的名号。如今太妃大病...

说点啥。



这几个月来没怎么更新。除去三次元忙起来的原因,我一直不太愿意提到的就是「热情」吧。

去年五月因为动画进了全职坑,大概七月开始专注张楚。以几乎日更的频率写了很多,长篇大论插科打诨填不完的脑洞说不完的段子。

大概是从《共犯者》之后,慢慢地冷却下来。
冷却也意味着冷静。回看之前的文章,承蒙错爱有过几篇热度爆款,也靠抖机灵博得过一笑,但是越看越有些惶恐。
惶恐于自己不再继续“创作”,而是不断“复制”。套路重复套路,老梗串着老梗,起承转合如八股文,实在令我恐惧。
我固执地认为,文字应当有些灵气和骨气,应当是让人看得见光亮和千万条路的。
我自以为是,妄图做其中一点萤火。

因为前两天说掉了新坑,有同学问我还会不会写张楚,...

《一爱障目》刷卡上车!



拿手机的同学请把手机倒过来。


拿电脑的同学……


请活动颈椎!



偷偷讲,最近掉进新坑,沉迷小英雄ヽ(゚Д゚)ノ

上鸣电气x耳郎响香这对有点可爱!
放电白痴和摇滚心跳!
有人来喂我粮嘛!

请给本司机指条明路!

现在石墨也开始挂了……
请问开车还有哪条路可走……
实在不行我会补图片档的!
真令人头秃.jpg


AO3在申请账号了!

云秀生贺06H丨张楚丨Everybody Loves Somebody

※非原著向


1.

“我们看见八分钟前的太阳,几百年前的星光,还有亘古轮回的风雨。我们坚信的真相,可能只是时间开的小小玩笑。”

“惊天动地的往往不是某一个人,而是某一个瞬间。所以一眼万年,并不一定能换来一人百年。”

“以上就是今天的听众来信。”楚云秀念完稿子最后一行,慢慢推高音乐音量:“很开心今天的‘一千零二夜’也有你相伴,直到十二点的钟声响起。我是云秀,下周一晚上十点半,仍然期待你的到来。”

红色的直播灯熄灭,楚云秀伸了个懒腰:“辛苦啦!”

“云秀姐也是!”“云秀姐辛苦!”“云秀姐周末快乐!”

《一千零二夜》栏目开播五年,组里人员来了又去,只有楚云秀这个主播从来没变过,也...

© 清禾晏 | Powered by LOFTER